Window size: 1600 x 860 Viewport size: 1600 x 761 沈芯菱-草根台灣臉譜

草根台灣臉譜Taiwan Photos


金字塔的彼端  
  阮,透早三點落床下田,肩膀扛著沉重的鋤頭與未知的收成,默默彎腰流汗、播種耕作,一鋤一荷,心中只求個好年冬;
        阮,打赤著肋搏,在離地幾十公尺的鷹架上,力竭汗喘、苦忍燥熱,打造不屬於自己的家園,一鋼一鐵,渴望妻小安飽;
        阮,戶籍地址是公園是車站、是地下道、是街頭長椅上,沒有過去,也沒有未來,一個門牌是最奢侈的嚮往;
        阮,佝僂的身影隱沒在成堆的廢棄物中,載著比人高的回收物,騎著生滿鐵鏽的腳踏車,一歪一拐的行遠;
        阮,是叫太陽起床的人,為何聲音總是隱默在陰暗的烏雲後?
        台灣這座金字塔的基石,每磚每瓦來自於默默打拼的草根人物,捲起袖子、咬緊牙關所奠基而成。然而,他們卻不知道,曾經終年累月打造的基石,曾幾何時,淪落為社會的底層,聲嘶力竭的吶喊,傳到金字塔頂端竟成了,沉默……。

 一個台灣,兩個世界  
        我自幼成長貧寒的攤販家庭,祖代皆為佃農,每當佇足西濱海岸線,總思忖著「天地遐呢大,台灣草根未來底叨位?」幾世紀以來,無數犧牲奉獻的身軀,踏著先民堅忍不拔的足跡,走過穿破裘、脫赤腳;扛扁擔、食番薯籤的苦澀年代。
眼見先輩逐漸凋零,感悟世紀後,世代如何追憶台灣?除去統治者階級的書寫,何處可尋庶民歷史註腳?為了保存真實的歷史容顏,從青少年起,握著筆、揹起相機,從山之巔到海之濱,循著厚實的足跡、也沿著老祖先淌不盡的汗水。對焦著含淚收割的老農、生計不穩的流動攤販、手足胼胝的勞工、犧牲小我的台灣媳婦、佝僂身影的拾荒者、漸失傳的鄉土技藝、為台灣打拼的草根人民……。
  從2004年至今未曾間斷的行腳,遍訪台灣本島(二十多萬公里車程,相當於環島235圈)與離島澎湖、金門、馬祖、蘭嶼、綠島等無數村莊部落,紀錄三十多萬張影像、數十萬字田野調查筆記。他們的一生烙印在每禎影像中。觀賞時請記得用心和靈魂體會,若您也是在觀景窗背後的那雙眼,您會看見什麼?

感同身受,先人後己
  深入苦難,在草根的困境中,看見一己之責,因此自十一歲起一己之力投身公益,架設兩岸三地「安安免費教學網站」幫助六百多萬學子。14歲舉辦免費教學園地,教導75名弱勢學子。15歲為「一元柳丁事件」請命,促成政府創設九五機制,回穩價格,保障滯銷農產品。16歲創辦兩屆FORMOSA青少年創作展,助百名青少年圓夢。17歲拋磚引玉1600多台電子辭典到偏遠山區部落,同時也為新台灣移民、柬埔寨失學兒童等角落,盡份微薄之力。
       迄今在公益和公義行腳,獨自支出八百多萬元,從未接受捐款和贊助。半工半讀,面對繁重的課業與經濟壓力等多重考驗,一回又一回的困頓和挫敗,也曾徬徨是否該稍歇腳步?然而,每當握著青蚵嬤的厚繭雙手,我感受到工業污染濕地的危機。走進獨居老人瓦房時,看見青壯年外移的窘境。擁抱新移民女性時,聽見被資本國際化排擠到邊緣的心聲。深入拾荒者一公斤廢紙換兩元的坎坷生活,更體察經濟轉型下的結構困境。面對飽嘗苦難卻勇敢堅毅的生命時,我總感到謙卑與渺小,更加督促自身不可鬆懈。

 草根尊嚴,奉持不懈
        歷史的轉捩點,時而取決於一個人、一句話、一個思維。當執政者權位愈來愈高,似乎離人民愈來愈遠,「草根台灣臉譜」雖是渺不起眼的升斗小民和販夫走卒,卻是最真實的映像。提醒執政者在廉潔和貪婪中,記得那佈滿風霜的臉龐;在富者和貧者中,記得那徬徨無助的眼神。當執政者在辦公桌上大筆一揮同時,每一個轉念都會改變草根的未來、台灣的未來。
  當我在海內外企業、研究所、大學院校數百場演講時,驚覺草根漸被淡忘,難以想像數十年後的菁英,將如何看待基層?台灣不能走向沒有記憶的未來,人民與土地正是歷史的根源。草根是執政者的良知,絕非形象虛設的道具,更非政黨愚弄的籌碼,無視和傲慢將會扼殺基層的生計與尊嚴。草根是企業家的關懷,取之於社會,更應回饋於底層人民。草根的尊嚴是教育家的天職,教導母語是國家基石,台灣人文歷史更是必修科目。草根是藝術家的靈感,米勒即因體認民間疾苦,創作出劃世紀的《拾穗》鉅作。草根也是宗教家的善念,心繫蒼生、奉行眾生平等的真諦所在,草根子女更應以親人為榮,他們如天地間的「田螺」,是深值敬重的無名英雄。

台灣精神,承先啟後
       台灣兩字,正是無數的「草根精神」積累而成,是國家的命脈,從冷峻岩壁中發芽,任由疾風驟雨、萬物踐踏,依舊昂首挺立;飽經風霜仍可將陽光、空氣轉化為人們賴以維生的能量;草根深紮土壤,穩牢大地,用卑微的力量,繁茂了盈溢的希望。
       年年秋冬,庄腳似乎特別嚴寒,草根總首當其衝、面臨最大衝擊,農產品賤價慘銷、攤販入不敷出、拾荒者難求一餐溫飽……。時為基層處境堪憂,倒是草根阿公、阿嬤們安慰說:「毋驚頭戴破笠仔、身住舊厝瓦,有土地,阮著有希望!」因為知道參和著汗水的蕃薯飯特別香郁;攪著泥沙的菜晡特別甘甜,才會有佈滿皺紋的樂天知命、少顆門牙卻完整的笑容。
       儘管最後,他們仍然被忽視、被冷落,我依舊會掌鏡草根人物走過的足跡,為土地正義發聲,將發言權還給那些在太陽下、彎腰流汗的人們。因為,歷史,終會記上一筆。
草根子女 沈芯菱  2008/4/26隨筆感言於雲林
 (本文為保有原貌紀實,請容不再修改潤飾)